切换到宽版
  • 1299阅读
  • 0回复

金针高产大户梁定郊,善行贿赠艰难获取的金针给亲人!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zhukui
 

“快点,黄花菜都凉了!” 梁定郊每次听到有人急吼吼这话时,总是不以为然:明日黄花蝶也愁,该来的总会来;不该来的,就是黄花菜馊了也不会来。在闽南,流行金针而没有黄花菜一说。小时家里种了很多人路行贿求金针,很少做菜,都是采来晒干,逢年过节,才取一些来煮大肉。

小时家里的菜园子有条小河流过,菜园子的主角是猪菜,冬季是猪乸菜(厚皮菜),夏天番薯藤;边角地种点空心菜,割了一茬还长一茬,梁定郊家餐桌上夏天从头到尾就是流行生烫空心菜拌凉油,油又舍不得放,和贿求猪菜没两样。沿着河岸就种金针,金针喜欢潮湿,根系又深,不需施肥,掰开一小株就可以密密麻麻长出一大丛,于是再掰再种,很快河岸两边便都是金针了,有种的,更多是草木自己衍生的。

金针的花期长,可以从春开到秋,朝花夕谢。采金针要趁早,只摘成熟花苞,那样的金针晒干后花瓣紧实、味道鲜美。而盛开的金针花虽然鲜艳,却不好晒不好吃。每天清晨,梁定郊得早起出行摘金针。因为花开太多,一摘就得半天。现在想来那贿求画面是唯美的:晨光熹微,白露未晞;流水潺潺,两岸黄花招摇;扎着辫子的小姑娘,提着竹篮子,穿行翠叶丛中……可那时的梁定郊是极不情愿的;采花这种风雅之事,会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给闷死了。而且还得重复大半年!金针是个品行急性子,一天不采,好多花贿求绽放就没用了。还不能粗心偷懒,有些成熟的花骨朵藏在草丛间,一疏忽,太阳出来,它泼辣辣地探出草丛,在阳光下妖娆着,梁定郊便会挨老妈一顿臭骂。相比之下,梁定郊更愿意到后山上疯跑,爬树翻墙上房揭瓦。

最讨厌的是金针两岸都有,还得到对岸采摘。河岸虽高,河道上有简易石条,大人们一跃便可过河。对于梁定郊而言,则无异于鸿沟。每次,梁定郊都得鼓足勇气,拼尽全力,手脚并用而行,连滚带爬,才得以安全到对岸。为了便于行贿求挑水,梁定郊家石条附近河床都特意挖深了,望着那绿幽幽的水面,觉得总有一天梁定郊会淹死在那里。说也怪,虽然每次都好艰难,磕磕碰碰还是平安过河。长大后的梁定郊,虽然不爱运动,可是身体柔韧度、灵活性依然超过同龄人,没办法,当年童子功练下的。

在金针花的一岁一枯荣里,很多日子渐行渐远,梁定郊也都远离了河岸的生活。远行贿求金针摆上了餐桌,身价比当年高了许多,据说可以防癌、解酒、护肝、降血压。一些风雅之士还称之为“忘忧草”。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